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夫妻的性爱秘密游戏九
夫妻的性爱秘密游戏九

妻子虽然在我旁边躺了下来,但我能感觉到她并不踏实,辗转反侧,时而还
会看我几眼,估计心里还在犹豫,难以抉择吧!距离十二点还有三四个小时呢,
对我们而言都是一种折磨,但如果我不早睡觉的话,妻子恐怕也不放心。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装睡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不知不觉,迷迷煳煳的我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的听
见了妻子的声音。
睡意顿时就沒了,一下子就精神了,侧耳仔细听,妻子似乎在卧室外面,门
并沒有关严,微微有光亮照进来。
我假装翻身,瞇着眼睛朝着门外看去。
可惜看不见妻子,只能听见妻子断断续续微弱的声音。
似乎在争辩什么,隐隐约约听见妻子说不行,万一醒了怎么办之类的。
显然,这个电话应该是那个男人打来的。
我很想仔细听,可惜妻子的声音太小了,估计是怕我听见。
只是隐约听到最后妻子好像是妥协,答应了,最后还听到了一个词,让我颇
为惊讶!妻子竟然叫他主人!主人!一直以来我以为妻子跟他只是炮友或者情人
的关系,沒想到还要更深一层,竟然是主奴关系。
妻子竟然甘愿当那个男人的性奴?难怪那么挺他的话,让他为所欲为。
看来,妻子性慾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深,癖好也更加的变态!见到妻子似乎走
进来,我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妻子这时候来到我的身边,轻轻的喊了我几声,我装作沒有听见。
随后感觉到妻子在我旁边站了片刻,然后轻手轻脚的找什么东西,最后离开
了卧室!紧接着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左右,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微微的
关上门。
妻子出门了!我连忙起床披上打开檯灯,找到外套披上,看了一眼,妻子的
睡衣不见了。
推开卧室的门,看了一眼,妻子果然出门了。
妻子是赤裸的,她的睡衣虽然保守但不算很长,穿在身上基本上稍有动作就
能看见下体。
她竟然真的就这样出门了,找到钥匙,穿上鞋,我轻轻的开了门,担心妻子
沒有走远听见声音。
确定了外面沒人,我才松了口气。
然后急忙朝着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楼梯间的门是开着的,看样子妻子走的
果然是楼梯。
楼梯灯亮着,隐隐有轻微的脚步声从上面传来,是妻子!我犹豫了一下,轻
手轻脚的慢慢跟了上去。
大概走到十二层的时候我就已经追上了妻子,不过沒敢靠的太近,基本上相
差一层楼的间隔,慢慢的跟着,一直到妻子已经上了顶楼,进了天台,等到感应
灯都熄灭了,我才一点点的爬上去,沒错,就是用爬的,我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情
况,万一被发现怎么办?趴在楼梯间,微微探头,我已经看见了天台里面的情况
!穿着睡衣的妻子背对着我站着一个男人的面前,藉着月光,我依稀辨认的出来
,正是带妻子去快捷酒店开房的那个人! 「你应该记得,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我让你十二点上来,你就要十二点上来。你不仅仅迟到了,而且还跟我讨价还
价,你似乎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
男人的声音有些不悦。
妻子解释的说道:「这太危险了,万一让我老公知道怎么办,我……」
妻子的话还沒说完,那个男人竟然伸手打了妻子一巴掌,非常的响亮。
我顿时楞住了,一股愤怒涌上心头。
妈的,你玩我妻子,还动手打她,结婚这么久,我连她一个手指头都沒碰过

就在我忍不住想要冲过去教训那傢伙的时候,妻子却说话了:「对不起主人
,我错了! 」
妻子沒有生气,沒有愤怒,竟然还承认自己错了?我有些发懵! 「错了应该
怎么办? 」
男子沈声道。
妻子竟然跪下了,跪在了男人的面前,紧接着双手扬起,竟然对着自己的脸
抽了起来。
这,这是我的妻子吗?竟然下贱到这个地步,挨了一巴掌不说,还跪在地上
自己抽巴掌?我很想看看我妻子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子。
「现在记住自己的身份了吗?」
等到妻子抽了十来下的时候,男人说话了。
妻子道:「记住了,我是主人的性奴。」
「贱货,看来是我这段时间沒怎么调教你,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我面
前,你只是一个性奴,一个婊子,我的话就是圣旨,你必须听从。 」
男子说。
「是,主人!」
「衣服脱了。」
妻子顺从的将身上的睡衣脱掉,露出了赤裸的身体。
男子这个时候擡了擡脚,似乎在踹着妻子。
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但我也能猜到,他在用脚踩着妻子的奶子,有些脏的皮
鞋踩在妻子那白嫩丰满的奶子上。
妻子竟然沒有躲闪,甚至连动都不敢动。
天啊,这混蛋把妻子调教的也太好了吧? 「爽吗?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贱?你
个贱货最喜欢被男人这样侮辱了吧?好像婊子一样被男人羞辱,玩弄,你这条骚
母狗! 」
男人忽然抓起妻子的头髮,让妻子被迫擡起头,逼问道。
「是,我……我是贱货,我是骚母狗!」
妻子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竟然很干脆! 「那主人今天就好好玩弄玩弄你这条骚母狗,先舔舔主人的肉
棒! 」
男子得意的说道。
妻子伸出手来打开了男子的拉鍊,将肉棒掏了出来,直接含在了嘴里套弄了
起来。
从我的角度,我虽然看不见关键的部位,但是看着妻子跪在男人面前,脑袋
在他的裤裆位置一晃一晃的,那种视觉感还是非常的强烈。
虽然心里那股愤怒劲还沒过去,但此时却也不免看的有些亢奋! 「以前让你
给我口交,你还不同意,还装纯,结果呢?现在这么主动,这么骚的给我舔。还
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同意给主人口交的吗? 」
男人抓着妻子头髮,用力的将肉棒插到喉咙深处死死的按住,妻子渐渐的难
受起来,开始晃着脑袋,双手更是忍不住推着男人的腿,最后男子才放开。
妻子忍不住难受的轻声咳嗽几声。
「记,记得,是主人打了奴十个巴掌,奴被主人打爽了,就同意了!」
「软声细语的求你,你不同意,非打你,骂你,你才肯,真他妈是个贱货!
天生就是被男人虐待的贱货! 」
男子骂咧咧的说道。
妻子却点头说是,然后主动的又去含对方的肉棒!我听到这话却有些惊讶,
妻子说第一次是被他灌多的,那么肯定不会主动口交。
所以,应该是之后的事情,十个巴掌就让妻子同意口交了,看来妻子是有点
受虐的癖好。
不过,这种方法恐怕也就是那个男人才会做,换做自己,恐怕明知道也不忍
心下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