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回到过去爱上你】(19-20)【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回到过去爱上你】(19-20)【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你这干妈都叫了,我还没给过你见面礼呢。」饭罢之后,泡上一壶热茶,冯诗晴拿出来一个古朴的小盒递给了他。「看看这个,你姥爷给我的嫁妆。」
  陈秋实倒也不客气,接过来打开看到古色古香的四方小盒里躺着一枚玉戒指,血红色的纹路渗透其中构成了无规则的几何图形,泽圆润且晶莹剔透。

  「这是以前日本人在咱们这抢的,你姥爷参与了一场伏击战,从那日本军官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小鬼子当是宝贝疙瘩,攥得还挺紧。他是个粗人,不喜欢这些东西,就扔到一边后来给我做了嫁妆。老刘跟子豪也不感兴趣,就一直放那闲着了。」

  刘元峰呷了口茶道「我有个朋友懂点这些门道,说是叫什么血玉的,还挺稀罕。既然你干妈做主,你就收着玩吧。」

  陈秋实虽然并不了解古董之类的,但知道玉石文化是承载了整个中华文明的象征,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就是说人的品格应该和美玉一样无暇,这样的比喻实在有很多。

  白玉、黄玉甚至墨玉这些都挺常见,但这样浸入了血丝的玉石的确很少遇到,甚至罕有听说,他是打心里喜欢,便应道「谢谢干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边说边伸手去拿,当他的手指刚一触碰到这枚戒指的表面时,就看到玉石之间的血丝仿佛在跳跃,在舞动。随后只觉得火辣辣的灼烧痛感传递过来,忍不住发出「哎呦」一声惊叫。

  「怎么了?」冯诗晴关切地问道。

  「这个……好像有点烫。」陈秋实把食指放在嘴边吹了吹,才减弱了这灼烧的感觉,心里不免有些惊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嗯?」冯诗晴却是直接捏过那枚戒指道,「不会啊,分明是有些清凉的感觉。」

  陈秋实不敢置信,刚才那种灼热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怎么到了冯诗晴的手中却是凉的?忍不住便又小心碰触了下,这次完全没事!而且血色的纹路并没有任何变化,难道刚才是幻觉?

  「额…大概是我的错觉吧。」陈秋实找了个理由先敷衍过去,将戒指接过套在了左手的小拇指上,虽然没有那般灼热但也没有凉凉的触感,反而有一丝暖意逐渐地传过来。

  这确实有些过于蹊跷,但他并没有再表现出惊诧的表情,只是暗自寻思回去之后再慢慢研究。

  这时叮铃铃的电话响起,刘元峰拿起来之后,脸上的表情都变了色,挂掉电话之后抓起桌上的一支不锈钢保温杯和公文包,面色凝重地对陈秋实道「真让你说中了,农机厂的下岗职工把厂子给砸了,性质相当恶劣!!你在这陪陪你干妈,我要去一趟现场。」

  「元峰,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冯诗晴紧张道。

  「他们没这个胆,只是表达诉求的方式偏激罢了,放心吧。」刘元峰对爱妻故作轻松地道别,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便有安排好的车子停在外面。

  冯诗晴眉头紧锁,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汽车尾灯,满是忧虑。陈秋实陪在一边,尽心尽责的履行这个干儿子的义务,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便让她的眉头舒展开来,到了晚上11点时刘元峰又打来报平安的电话,这才完全放下心来,而他也告辞离开。

  刚回到宿舍,便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打开一看却是穿着睡裙的柳思慧,莫非又是来借卫生间的不成?

  「那个……你昨天好像说过需要换药的。」柳思慧闪身进来,犹豫着道。
  「哦,哦!!差点给忘掉了。」陈秋实故作恍然大悟道,对于她的表情完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分明是有意勾引他的节奏。

  柳思慧此时像是娇羞的小女孩一样,拘谨地把双手捂着仅覆盖着双腿的睡裙,低着头坐在床边有些紧张。陈秋实则将纱布胶带等工具拿了过来,延续前一日的行动。

  附加动作?那是没有的。面对成熟美艳的熟妇不动心那是假的,陈秋实不是圣人,但却是个正常男人。不过他尤其喜欢勾得女人主动宽衣解带,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将贞洁烈女变成床上淫妇方才有成就感。

  尽管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上药过程,这回主动将裙底风光暴露出去的柳思慧感觉格外却是格外刺激,总觉得在裙下炙热的目光中会不小心喷涌而出,况且她还特意换上了一条比较透明些的内裤,离得近了甚至可以透过那层薄纱看到微张的饥渴穴口,暖暖的大手滑过大腿娇嫩的皮肤时就会让她打冷颤,差点呻吟出来。
  「嗯,恢复得挺好,再等几天就差不多了。」陈秋实处理完毕之后恍如正人君子一般目不斜视,但柳思慧却瞧到他的裤裆中肿胀起一个大包来,更是惹得她有些心猿意马,胸口小鹿不停乱撞。

  不过陈秋实这会儿没空跟她调情,将省里打算组建纺织集团的消息跟她简明扼要的讲了一遍。

  毛纺厂现在的编制是市属国营,直接听命于市里领导,对省里则不用多上心。但要是日后被省里给划拉过去,即便是市政府也说不上多少话,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关系还得重新打点方能保住好不容易得来的官位。

  「秋实你可得帮帮我啊,老周他已经是自身难保,我要是……」柳思慧虽然平时作风强势,这下也慌了神,不知不觉中对他又多了几分依赖。

  「不会那么快的,咱们厂名义上还是市里注资控股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改革,抓紧转型。一切都得在省里动手之前先独立出来,这也是私有化毛纺厂的最好时机!」

  「私有化?」柳思慧诧异道,「那也得不少钱呢。」

  「钱还不好找么,银行有的是。」陈秋实笑道。

  「你当银行的钱是你家的啊,拿什么去质押才能贷出来?这可不是一万两万的小数目!」

  「空手套白狼,听说过没有?」陈秋实嘿嘿一笑道,「前提是市政府得同意,你得配合我,所以我明天打算去找一下王瑞山,他批个条子出来就有了。」
  「只要你有办法,我保证配合。」

  柳思慧已经不知不觉中开始依赖于陈秋实,论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她肯定要强些。但对于未知的资本运作和现代化的企业化经营方式,也只能被时代所局限。

  陈秋实并不怠慢,得到她的首肯之下,第二天径直推开代市长的办公室。
  「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瑞山看着他递交过来的计划书,将毛纺业务剥离与二厂合并,仅保留制造车间。离退休老员工交由市财政负责,并且申请私有化改革。

  毛纺厂没了毛纺,还能叫毛纺厂吗?而且最核心业务是给了王大年掌握的二厂。

  「王市长面前,我哪敢卖药啊。」陈秋实嬉笑道,「一切为了企业发展,我们准备转型专营家纺和服饰,上游产业就交给兄弟单位经营,这样也能保证行业竞争力嘛。」

  「你真这么想的?」王瑞山的把柄可还握在他手里呢,当下也害怕这小子又给自己下套,犹豫道。

  「那是当然,不光如此,私有化之后我可以许诺给您5个点的干股,到时候就随便登记一个人名下,保证和您没有半分牵连,只要坐等红利即可。」陈秋实一本正经,直接在市长办公室和他谈起了条件。

  「唔……这有点难办啊。」王瑞山摸了摸下巴的胡茬,两只小眼睛滴溜溜地了个转。

  「5个点已经是大头了,员工要持股,投资人也要持股。市委和省里我都得打点不是?」难办不代表不能办,王瑞山这老狐狸见有便宜赚,又岂能不明白这回主动权在他手里。本想借此机会将他一军,但听他上面还有人,便又警醒了不少,他可还只是个代市长呢。

  没摸清他的底之前,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如果这家厂子能够从中渔利的话,那么二厂自然也可以照办,有了一厂毛纺业务的合并,二厂的实力就要跃居首位,单说净资产一项就不少,留着青山在,也不怕没柴烧。

  「咱们市里的项目那么多,开我这一个头,以后您不愁。」

  「少拍马屁,我就怕被你卖了还得帮你数钱呢。」王瑞山没好气道,在他手里被吃的死死的就没讨到什么好处。

  「这回我不光要吸收民间资本,还要拉外资进来,您不仅得了利,还有名!
  您这个位置坐得稳,我才安心呀。「

  吸引投资是重要的政绩考量,代市长想扶正可不是随便修条路做做样子就行的,陈秋实不仅送钱还送给他急需要的政绩,那这就重要得多了。

  「当真?」

  「比珍珠还真。」

  「那我就给你批了,下周让人过来拿文件,我等你的好消息。」王瑞山心头一热便答应下来,毛纺一厂和其他国营大厂比不算大,但又不算小,所以就没那么引人注意。

  合并之后的资产也不多,继续国有经营也没什么意思,他愿意折腾就交给他折腾。市政担负几千人的退休养老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应承地倒也痛快。
               第二十章

  「搞定,很快就可以拿到批文了。」陈秋实兴冲冲地回到厂内,向柳思慧复命。

  「太好了,我这就让副厂长去做准备,留下素质高技术好的员工。混吃等死出工不出力的就让她们合并到二厂吧,这样也能解决不少的麻烦。」柳思慧毫不含糊,小算盘打得惊着呢。看似把最优质的业务都给了别人,但却截留了人力资源,顺便还能肃清她的反对派。「你那边需要怎么做?」

  「等批文下来之后就该解决资金的问题了。」陈秋实接着道「我想带若云一块去,她是负责财务这块的,能帮到我。」

  「不行,若云不能去!」柳思慧直接拒绝道。

  「那我不管了,你爱找谁就找谁。」陈秋实碰了钉子,立刻翻脸道。

  「她这段时间不方便,若雨还需要她照顾。」柳思慧赶忙解释着,「你们孤男寡女的一块出差,闲言碎语唾沫星子都能淹死。」

  「我无所谓。」

  「但是若云有所谓,她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虽然我不想让你追求她,但我也没直接禁止,那么心急做什么?」柳思慧冷着脸回道。「你先回去准备下,后天出发去广交会服饰展,那边忙完之后你再和财务科长一起去筹措资金问题。」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行。」陈秋实略沮丧地摇摇头,跟若云一起出差那叫以公谋私寻求独处的机会,跟一大男人在一起的话,还不够恶心的呢。
  「我跟你去。」

  柳思慧的想法要更为直接,陈秋实有能力不错,但却不好控制。对他的依赖是有,但也要防着一手,既然拒绝财务科长就不能再拒绝她。

  「知道了。」

  陈秋实悻悻地转身离开,砰地一声把房门狠狠带上,以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身后是柳思慧的摇头苦笑与叹息。

  …………

  「下周我要去羊城出差,想要什么礼物?」转身回到他办公室之内,又踱步到微机房,周若云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熟练地运用二指禅在键盘上敲击着。
  「不……不用了。」身后男子在耳畔的低声细语让她倍感瘙痒,立刻心跳加速血气上涌,白皙的皮肤透着一层红晕直到脖颈处。

  「明天周末不上班,不如去游湖吧,我有相机,可以给你拍照。」陈秋实又道。

  「明天?」周若云稍稍停顿略微思索之后,便摇了摇头道「不行啊,我要在家的。若雨好久没见你,总念叨呢,要不你明天就带她去玩吧。」

  小姨妈?她还是个孩子呢。陈秋实虽然不禁女色,但对天真活泼的小姨妈却从未有过任何想法。不过爱屋及乌,想要拿下一个人,首先就得把和她亲近的人给哄好了才行,这就是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战略。

  联想到柳思慧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不方便吧,真来事儿了也不可能跟你说啊。
  「好,那我明天早上去接她。」陈秋实点点头,并没有再次被拒绝的挫败感,又借机在背后开始进行手把手的指导,闻着淡淡的芳香,触手是滑腻的柔软五指,可算是占尽了不少便宜。

  陈秋实蹭饭蹭成了习惯,尽管干妈没有打来电话,但他顺手买了点水果就登门而入。刘元峰的工作虽然无大碍,但还没有回来。一个人在家的冯诗晴自然倍感欣慰,丰盛的晚餐也是免不了的。

  「哎呀,到时间了。」饭后聊着家常的冯诗晴看到墙上的时针指向了8点,立刻欣喜道「每周一三五都会有健身操节目,自从我跟着学习了一段时间后,感觉题体态都年轻了好多呢,你不会笑话干妈吧?」

  「怎么会呢?看到您这么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我高兴还来不及。谁说中年女性只能是黄脸婆,越成熟就越要享受生活才是。」陈秋实笑着鼓励道,「要是干妈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做你的私人健身教练哦。」

  「你?」冯诗晴盯着身材瘦弱的他充满疑惑道。

  「不信吗?别看我穿衣显瘦,但脱掉之后可是有肉的,还有六块腹肌呢,不信你摸摸看。健身的目的是让身体机能处于健康状态,并非是一定要练成满身疙瘩的大块头。」

  陈秋实说着就拉过冯诗晴的手放到自己的腹部,隔着薄薄的T恤感受那几块绷起来犹如铁板的肌肉块,随手扫过还有肌肉横断之间的沟壑。

  好结实!这是冯诗晴触手反馈而来的感觉,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料呢。
  「我大学选修的就是体育健身学。」陈秋实满口胡诌道,那都是后世从健身房里偷学来的东西,所谓技多不压身,不学点健身常识,怎么好泡妞啊?健身房除了油腻的中年妇女外,还有不少自拍成瘾的少女和耐不住寂寞的少妇来此排遣大好时光呢。

  「那太好了,你可以教教我呀。」冯诗晴接着幽怨道,「哎……人到中年,不知不觉中就会发胖,时间真是青春的敌人。」

  「干妈不要妄自菲薄,您现在就像熟透的果子一样,正是最美味的时候,这身材比那些妇女们可是强太多啦。」

  「就你嘴甜,元峰平时也是这么说的。」花花轿子众人抬,冯诗晴心里美滋滋地,又道「我去换身衣服,等下你可要用点心哦。」

  待冯诗晴再出现时,身着黑色紧身的连体健身服,低胸的V领下是白花花的乳肉和深不见底的峡谷。虽然她是典型江南女子的身材,比较娇小温婉,但饱满的双峰和翘挺的臀部在紧身衣的包裹下一览无遗。

  「看什么呢?眼睛都直了!」冯诗晴给了他一个白眼,嗔道。

  「干妈这身材,啧啧……挂历上的女郎都比不了啊。」陈秋实大拍马屁道。
  「你就损我吧,早就人老珠黄咯……」

  「您要是人老珠黄,那世界上就遍地是丑八怪了。」

  「真会说话,没白疼你。」冯诗晴一双美眸都眯成了弯月状,先是在客厅内铺上柔软的羊毛毯,然后又招呼道「大教练,下面该怎么做?」

  下面不光能做,还能吃呢。陈秋实邪邪地想到,不过也只是一瞬而过的想法。在正式地运动之前自然是要进行热身的,让肌体充分预热之后才能进行剧烈些地运动以保证不受伤害。

  在充分热身之后,陈秋实果断放弃慢吞吞的瑜伽,而选择对女性塑身比较有益的有氧健身操,借助动感的音乐不仅可以减脂,还能锻炼腰、臀、胸的曲线。
  冯诗晴紧身衣下的丰满乳球随着韵律节奏的加快不停地抖动,呼之欲出的感觉真的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他是真想伸出大手来抓住那对调皮的大白兔揉搓,不过还是被理性给压制住了。

  半个小时的剧烈运动,不仅让冯诗晴香汗淋漓,也让她体内的脂肪迅速燃烧,待动作停下之后仍旧娇喘不已。

  「不要叉腰,来大口的呼……吸,呼……吸……呼……吸……」陈秋实就站在冯诗晴的身前,相距不过只有30公分的距离,一低头便能欣赏到V领下随着大口喘气起伏不定的乳肉,白晃晃的真刺眼。

  「哦……舒服……爽……」冯诗晴的樱桃小口不停疾呼,并不是她受到了什么刺激,只因为在调整好呼吸之后,正趴在地毯上接受干儿子为她做舒缓肌肉疲劳的按摩服务呢,一时情不自禁的娇呼出来「秋实……你的手法好棒啊……太厉害了……再大力一点……哦…哦……真舒服……」

  如果不知情的听到,肯定以为这是对狗男女正在交合,冯诗晴柔媚的声音再配上这呻吟之声,实在是太过于诱人。这要是在床上,该是多么动听啊?陈秋实不由为刘元峰同志担心,人到中年之后是否还能满足如狼似虎的干妈呢?

  借着这个机会,陈秋实在干妈的身体上下其手,占尽了不少便宜,而且还不会被责怪。

  「好舒服……好儿子……你的手好热啊……唔……真棒……」冯诗晴在进行剧烈的健身操后,虽然倍感疲乏,但被干儿子这一通按摩揉捏,不仅消散了疲惫的感觉,还让她有种难以抑制的情动,甚至可以感觉到下体在汩汩流出爱液。尽管如此,她倒并没有多想,只当做正常的反应罢了,不禁乐此不彼深陷其中。
  「怎么样,干妈。是不是比你跟着电视中自学要好多了?」陈秋实只是帮她按摩放松了下双腿和背部肌肉便告停手,刚开始就冲着胸前的玉兔下手有些过于心急,不如循序渐进才好玩。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以后你一定要常来,我感觉浑身都轻快了好多。」冯诗晴仿佛经历过一次愉悦地性爱,烂成一滩软泥似的趴着,吐气如兰道。
  「只要有空,我当然会来孝敬您了。不过我下周要去出差,得有小半个月不能来陪你了。」

  「哦……」冯诗晴不免有些失落,这几天习惯了有他陪着,再回到之前冷冷清清的状态的确有些失落。

  「我在出差之前每天都会来蹭吃蹭喝的,干妈你可别嫌弃。」陈秋实看在眼里,便又道。

  「不嫌弃,不嫌弃,干妈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冯诗晴爬起身来,将他拥到了怀里,这是来自内心所散发出来的母爱,并非什么男女之情。

  但陈秋实却在感受这胸口的那两团软肉,不禁想入非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