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44)【作者:seedfreedom】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44)【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40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4章、主教的陷阱

  话说上回我在一个机缘巧合下,碰到了引导者的首领阿姆,而当我在跟阿姆对峙的时候,不慎中了她的幻术,虽然幸好没有什么大碍,但想不到阿姆的能力居然如此的强大,不过下次碰面的时候,我有自信一定能打赢她的!

  另一方面,法王测试依旧在持续进行,除了要累积分数之后,各国的支持度也很重要,也因此主教们之间便进行着各种明争暗斗。

  奥兹在这方面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他用各种手段来拉票,将那些支持其它主教的人们,全都拉拢过来,改为支持他。

  而罗雷在这方面较为吃亏一点,一方面是他的年纪太大,再加上身体没有办法自由行动,而更重要的是,罗雷曾多次都没有选上,所以不免让人怀疑他是否有成为法王的资格。

  在拉票的过程中,罗雷发现那些原本支持他的人,居然都被奥兹给拉拢过去,这让他气的大怒,但是他又拿奥兹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把气出在部下们的身上。
  至於其它两个人则毫不在意这种事,米跟往常一样,除了在教堂向女神祷告之外,就是在迷宫里到处乱跑,让他的部下们都为他担心的要死。

  而库鲁库的情况也差不多,除了跟我出去冒险之外,其它时间都是在教堂进行打扫工作,彷彿法王测试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不管怎么样,最终决定谁会成为法王的决定权,还是在爱丽丝女神的手上,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违背神的旨意,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某一天,库鲁库在房间里整理背包,她打算去做一个教会的工作。

  「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托洛奇老师。」

  「你真的要去吗?库鲁库。」

  「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库鲁库不解的问道。

  托洛奇说道:「虽然说这是教会委託的工作,但是和法王测试有点无关啊!所以我想这会不会是其它主教想要妨碍你,让你忙於工作但是又赚不到半点分数!」
  「也许吧?」库鲁库说道。

  「我猜这多半是安罗恩那个老不死的傢伙干的!毕竟你们上一次坏了他的好事,不过话说回来,基本上在AL教中,只要是担任主教之职的人,最起码都会有数百名部下,但是你却连一个部下都没有,所以我在猜这会不会也是那个傢伙搞的鬼!」

  库鲁库说道:「即使没有部下也没有关系!这里有老师你在,我想这样就够了!」

  「喔?是吗?」

  「嗯,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只是很意外,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说一些很可爱的话!」

  「是吗?」

  库鲁库想了想,但是她并没有觉得,自已有说了什么会让人觉得可爱的话。
  库鲁库说道:「虽然说有部下的话会很方便,但是神所赋予的工作还是要靠自已的力量来完成,这样才会有意义!所以对我来说,老师其实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啊??我就知道!你这傢伙还是一点都不可爱!」

  「呵呵,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真是的!」

  正当库鲁库要出门的时候,我刚好来找她。

  我问道:「咦?库鲁库,你这是要出门吗?」

  「是的!有教会的工作。」

  「这样啊……那我也来帮忙吧!」

  「咦?这样好吗?我只是要去某个山上的教会打扫而已,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没有关系啦!再说……你不要忘了!我们之前不是得罪了那个噁心的老头子主教吗?你现在单独去执行教会的任务的话是很危险的!最好是跟其它人一起去!」

  听到我这么说,躲在暗处的托洛奇心想:「喔?赛利卡这小子还满机灵的嘛!相较之下库鲁库在这方面就有点迟钝了!」

  库鲁库说道:「我想你有些多虑了!不过……我还是很谢谢你有这份心意!」
  「那好!趁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快去快回吧!」

  於是我便带着铃女、伊吉斯、火钵,还有阿尔卡捏泽,跟着库鲁库一同前往深山里的教会。

  才刚来到山脚下,铃女便对这里的环境发出一阵感叹。

  「哇?!这里好荒凉喔!喂!库鲁库,这里真的会有什么教会吗?」

  「有的!像这种设在深山里的教会,是为了让冒险者们在冒险途中,如果想要祈祷的话,就可以来这边进行祈祷,全世界一共只有五座而已。」

  我说道:「这也太夸张了吧!对神祈祷这种事情,只要对着天空或是某个方向来做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特别盖什么教会!」

  库鲁库说道:「赛利卡你说的没错!但是……对某些人来说,有专门的教会的话,那么整个感觉也会不一样!总而言之,趁现在天气正好,我们还是赶紧上山吧!不然变天的话就很麻烦了!」

  於是我们便开始往山上走去,一路上碰到的怪物都被我们给轻松解决了。
  到了中午时间,我们大家就各自找地方坐下来吃午饭。

  在吃饱饭后,库鲁库跟往常一样,又在阅读教会的圣典。

  我问道:「库鲁库,你要喝茶吗?」

  「好啊!」

  我帮库鲁库倒了一杯茶,库鲁库在喝过之后,先是跟我说声谢谢,然后又继续阅读圣典。

  我问道:「对了!库鲁库,你是因为什么理由而加入AL教的?」

  库鲁库说道:「这个嘛……因为我的父亲是教会的人,又或者说……自从我出生以来,教会就是跟我最亲近的东西,所以就很自然的加入了!」

  「这样啊……」

  「那赛利卡你呢?你的过去又是怎么样?」

  「这个嘛……好啊!那就来说一点我的故事好了!」

  「先等一下!我们也要听!」

  不知何时,铃女她们几个突然间就全都靠了过来,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你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哎呀!这个不重要啦!赛利卡,快点说说你的故事!」

  「好好好!嗯……该从何说起呢?」

  於是我便开始说起「战女神」系列的故事———

  一直以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都尽可能的不去提起有关於自已的事,毕竟我并不是真正的赛利卡,仅仅是一个扮演他的玩家罢了。

  但是,这种事是迟早都要提的!毕竟身边的人都是我重要的同伴,不把「自已」的过去给交代清楚,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战女神」系列是发生在一个叫「二之回廊终焉之地」的异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人类的世界与亚人的世界融合之后而产生的,也因此它有有三个太阳(红、黄、黑)和四个月亮(蓝、红、黑、镜)。

  在这个世界,人们生活在一个叫「拉乌尔巴脩大陆」的地方,是一个有着剑与魔法、神和恶魔、人类和亚人共存的土地。

  由於是两个世界融合而成,所以有不少宗教信仰上的冲突,之后更爆发了引响后世极大的「三神战争」。

  所谓的三神指的是「古神」、「现神」,以及「机工女神」。

  「古神」是人类世界的神,名字大多取自於希腊和北欧神话里的神的名字。
  「现神」是亚人世界的神,外表一般为半人半兽。

  「机工女神」是人类自已创造的神,代替古神给予人类加护的人造神。
  这场大战最后是由现神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古神大多不是被消灭就是被封印,也有一些选择投靠现神阵营,而机工女神则是失去了制造的技术,但仍有少数的女神存在。

  之后大陆被现神所支配,祂们本身又分为「光」、「闇」、「中立」三个阵营,虽然光跟闇一直处於对立的状态,但是祂们都视古神为邪恶,是必须要讨伐的敌人。

  而人类在现神的支配下,有一些人开始去信奉现神,其中以军神、岚神最为有名。

  岚神又被称之为风暴之神,掌管风雷,是冒险者和开拓者所信仰的神,而赛利卡在成为弑神者之前,也仅仅是一名岚神殿的神官战士。

  「嗯……感觉好複杂喔!为什么一开始讯息量就这么大呢?什么现神、古神的!」

  不光是铃女,其它的人在听了我那一番介绍之后,每一个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其实她们会这样也很正常的事,毕竟战女神系列的世界观本来就比兰斯系列还要複杂很多,再加上又没有跟兰斯系列一样,用同一个主角演十部作品,所以导致了剧情结构的松散,还有时间线拉的太长,光是赛利卡本身的故事就长达了600多年。

  我说道:「其实你们不用想太多,只要知道一点概念就可以了!」

  「大哥你说你原本只是个岚神殿的神官战士,那你又是怎么成为弑神者的呢?」阿尔卡捏泽问道。

  「这个嘛……这所有的一切都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赛利卡出生於山里的一个小村落,父亲是岚神殿的神官战士,母亲是少数民族的巫女,由於赛利卡自幼就父母双亡,所以和姐姐卡雅一起相依为命。

  长大之后,赛利卡和卡雅也跟父亲一样,成为了岚神殿的神官和战士,而赛利卡也在那里习得了飞燕剑,还有魔法的能力。

  而在某一天,神殿的大主教指派赛利卡负责找出能够净化「雨露之器」的方法,雨露之器是某种邪恶之物,光是靠近它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不但性格会扭曲,还会变得嗜血和残暴。

  同时,雨露之器还会吸引魔物靠近,为了保护镇上人们的安全,赛利卡便接下了这个任务,却不知他的命运就此彻底的改变了。

  在寻找净化的方法时,赛利卡遇到了自已的命运之女,也就是古之正义女神—阿斯特莱亚。

  阿斯特莱亚也是为了净化雨露之器而来,但她的身份是古神,和现神信徒的赛利卡是敌对关系,为了达到自已的目的,阿斯特莱亚隐藏了真实身份,以化名的方式和赛利卡等人相处在一起。

  渐渐的,赛利卡和阿斯特莱亚彼此相爱,两人也结合在一起,但是雨露之器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已经影响了赛利卡身边重要的人,就连他自已也是如此。
  之后,阿斯特莱亚的真面目暴光,神殿的人派赛利卡去讨伐她,而两人就在忘焰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最后,赛利卡一剑贯穿了女神毫不抵抗的躯体,而阿斯特莱亚的圣裁之炎也蔓延到与被雨露之器融合的赛利卡身上。

  为了拯救赛利卡的性命,阿斯特莱亚决定将自已的身体让给他,并作了一定要活下去的约定,之后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即使不是出自於自已的本意,但夺得了古神的肉体的赛利卡,被人们称作为「弑神者」,是无法被原谅的罪人。

  当时的情形被许多谜团所包围,赛利卡也在得到女神的肉体后,失去了很多的记忆和感情。

  打算夺取女神的力量和肉体的人,作为得到邪神的肉体而受诅咒者和杀死同胞之人,被所有的人与魔物、众神狙击,遭到敌视。

  之后赛利卡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为了遵守与阿斯特莱亚的约定,即使被人们仇恨着,赛利卡也要活下去。

  在听完我的故事后,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虽然我刻意修改了一些设定,但剧情的震撼却也撼动人心!

  (以上的内容是战女神系列的设定,跟本文的设定有些差异,像是原作中是女神将身体让给了赛利卡,而本文则改成赛利卡吸收了女神的力量,但是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影响,所以才会变成了女神的外表。)

  毕竟人神相恋本来就是禁忌之恋,再加上过程中的许多波折,即便最后是悲剧收场,但也十分感人。

  阿尔卡捏泽感动的说道:「大哥?!你…你真的是好可怜喔!居然被迫跟心爱的人……明明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但却要你承担所有的罪孽!」

  「就是说啊!那些岚神殿的人都太过分了!明明阿斯特莱亚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仅仅是因为她是古神的关系,就要讨伐她!还害得赛利卡你们……」伊吉斯也有些忿忿不平的说道。

  「那赛利卡,之后呢?你又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库鲁库问道。

  「这个嘛……我在经过漫长的流浪之后,最终我遇到了四位天使。」(这里指的是E社的看板娘。)

  「四位天使?」

  「没错!她们并不是普通的天使,也不属於任何一派的神的麾下,有如次元夹缝的守护者一样,她们见我一直受到世人的排挤,於是便告诉我一个能够穿越到别的世界的方法,只要逃到别的世界,这样我就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了!」
  「於是主人就穿越过来了吗?」火钵问道。

  「没错!一开始我也是半信半疑,毕竟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前所未闻,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踏出这一步,来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

  「原来如此,不过……大哥你这样好吗?你在原来的世界应该还有朋友和家人吧?」

  我摇摇头说道:「全部……都没有……他们早在那一次的事件就已经……其实不光是他们,整个岚神殿的信徒们都一样,大家都受到了雨露之器的影响,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大主教带头使用性魔法和各种禁术,导致整个神殿上下都乱成一团。」

  伊吉斯有些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呢?难道那个雨露之器没有被净化吗?」
  「不……雨露之器是被净化了没错!但还是留下了许多问题,最后整个神殿只留下了重大的伤亡,而大主教为了打倒我,还藉用了岚神的力量,虽然最后是我获得了胜利,但是原本的神殿,还有我熟悉的人们,他们全都……已经不存在了!」

  听到我这么说,众人觉得气氛有些沉重,被从小就相信的信仰所背叛,原本的同胞变成了敌人,没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件事还要痛苦的!

  这时众人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我所背负的事情是如此的沉重,弑神者的名号虽然响亮,但是付出的代价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这时阿尔卡捏泽又在感动的说道:「啊?!大哥……你真的……你真的是太可怜了!不但失去了心爱的人!就连其它的朋友和家人都……为什么神要给予你这样的惩罚呢?」

  「这个谁知道呢?总而言之……这些都已经过去了,虽然我逃到了别的世界,但也遵守了与阿斯特莱亚的约定,我一定要活下去!抱持着这一点,我一路挺了过来,最后达到了现在的成就!」

  库鲁库问道:「但是……这样有点奇怪,照理来说……赛利卡,你应该是很讨厌弑神者这个名号的才对,但是你却经常打着弑神者的名号,这又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这和我穿越到的地点有关。」

  「咦?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忘了吗?我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地点就是JAPAN,当时JAPAN正处於战国乱世,而想要在乱世中生存,除了要有自已的势力以外,还需要一个响亮的名号,而我最响亮的名号那当然是弑神者啊!」

  「原来如此!一提到这个我才想起来,当时还很弱的织田家,在来了一个自称是弑神者的人之后,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大家都还在说是不是那个懦弱织田信长想不开,就随便把国家将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傢伙,但谁也想不到那居然是后来织田家崛起的契机!」铃女有些怀念的说道。

  我说道:「其实织田家本身不弱,只是信长他不喜欢管事,所以他需要一个能够帮他打仗的人。」

  「而这也成了大哥在这个世界立足的起点吧?」

  「没错!所以JAPAN对我来说十分的重要!也可以说是第二个家一样!」
  听到我这么说,库鲁库不由得想起之前在主教会议时,奥兹跟罗雷都主张要向JAPAN传播黑死病的这件事,幸好这事被她和米给阻止了,不然到时候可能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我说道:「好了!说了那么多,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也该继续上路了吧?」
  「说的也是,确实休息的有点久了!」

  於是众人收拾东西,接着又往山上走去。

  半路上,库鲁库心想:「虽然赛利卡把他的故事给交代完了,但总有一种违和感,感觉好像还少了点什么,但是又说不上来。」

  这时躲在暗处的托洛奇也有这样的感觉,牠偷偷的用意念来跟库鲁库说话:「喂!库鲁库,你觉得赛利卡那小子有说谎吗?」

  「应该没有,虽然整个故事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却也很符合赛利卡的状况。」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总觉得赛利卡好像对这个世界的知识知道的太多了!甚至是一些他没有见过的人、事、物,他总是能略知一二,像是之前他刻意放过那个半恶魔,好像就是如此。」

  「或许吧?但是赛利卡也不是那种爱杀生的人,他之所以会那么做,可能就是不想杀人吧?」

  「但你也不要忘了!那个半恶魔可是那个兰斯之子,虽然听说他们父子两人的关系很差,但赛利卡也没有理由放过敌人的儿子吧?」

  「这个……应该不能这么说吧?照玛莉亚的说法,Dark兰斯根本就没有把兰斯当成父亲,而兰斯也没有把他当成儿子,所以赛利卡这么做,也刚好可以卖Dark兰斯一个人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挺危险的!因为这也证明了赛利卡是个颇有心机的人!」

  「或许吧?但我相信赛利卡是不会害我们的!只要我还是团队的一份子就不会!」

  「嗯……算你说的对吧?好了!也快要到山顶了,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之后托洛奇就切断了和库鲁库之间的念话,让她能专心的走路。

  突然间,前方出现了一群人影,仔细一看,原来是罗雷一行人。

  「咦?!有…有僵屍……呜!」

  我赶紧摀住了阿尔卡捏泽的嘴巴,对於第一次看到罗雷的人来说,会有这样的反应都是很正常的,但此时还是不能太失礼,不然这老头可是很爱记仇的!
  库鲁库上前打招呼道:「好久不见了!安罗恩主教,请问您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罗雷说道:「没…没什么!只是定期……巡视……而已!」

  「这样啊……」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这就走了……」

  罗雷轻轻的敲了敲轮椅的扶手,站在后方的伊亚西斯便推着轮椅,一行人就慢慢的往山下走去。

  当罗雷等人离开后,阿尔卡捏泽觉得噁心的说道:「噁??真是噁心死了!那个长的像是僵屍的老爷爷,真的就是法王测试的安罗恩主教吗?」

  「没错!而且他今年已经166岁了,现在他完全是靠着生命维持装置,还有想要成为法王的意念而活着。」

  「啊?他居然已经166岁了?那早就可以进棺材了吧是也!」铃女惊讶的说道。

  「不过,看他的样子就算真的当上了法王,应该也活不了几年了吧?那到时候岂不是还要再选一次法王?」伊吉斯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一切都要看爱丽丝女神的指示,好了!我们也该继续往前走了!」

  於是众人又继续往前走,突然间,我感觉到周围有一股异样,我试着运起体内的魔力,却发现居然发动不了!

  「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办法用魔法了?」

  「咦?什么?」

  「看来确实是这个样子。」

  这时库鲁库也察觉到周围的异样,虽然魔法和神魔法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但是两者都是要透过体内的魔力才能够发动。

  库鲁库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仔细的环顾四周后,她发现山顶上有一只咖啡色的迷之生物。

  库鲁库说道:「看到了!对面的山上有一只哥布林。」

  「哥布林?!」

  在兰斯世界里,哥布林有别於一般魔幻小说中的哥布林,魔幻小说中的哥布林在这里被塑造成了美国佬的怪物,而这里的哥布林是一种长相极为怪异,有如小朋友画的涂鸦一样,然而……就是这样的迷之生物,却能够阻止人类施放魔法,达到魔法绝缘的效果。

  库鲁库说道:「只要是有哥布林在的地方,无论是谁都无法使用魔法,就连我的神魔法也不例外,不过这里离目的地也不远了,只要大家小心一点的话,应该就会没事!」

  「说的也是,我们赶紧走吧!」

  於是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终於来到了山顶,只见前方有一座吊桥,桥的另一边有一座像是墓碑的东西。

  库鲁库说道:「我们已经到了!接下来只要把那边打扫一下就行了!」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不会吧?所谓的教会就是那个墓碑吗?这样我们不就是来清明扫墓的吗?」(从游戏中给的图片看起来确实如此。)

  「清明扫墓?赛利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啦!好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於是我们便走过了吊桥,来到了墓碑前。

  库鲁库拿起了联络用的笔记本,看了一下后,有些疑惑的说道:「奇怪?从最后的日期来看,最近好像有人来扫过了。」

  「咦?这样我们不就是白跑一趟了吗?」

  「不,毕竟工作就是工作!还是扫一下好了!你们先在旁边等我一下,很快就会结束了!」

  於是库鲁库便拿起打扫工具,利落的打扫起来,而其它人则站在一边稍作休息。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警报的声响,大家全都吃了一惊。

  「发生什么事啦?为什么这里会有警报声啊?」

  库鲁库说道:「这个警报声是通知大家等一下会有怪物来袭击,所以请先做好战斗的准备!」

  「咦?不会吧?」

  果不其然,还真的有几只怪物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举起魔剑轻轻一挥,才用了一击就将怪物们全都消灭掉了。

  「哼!区区杂鱼还赶来乱!库鲁库,你那边扫完了?」

  「嗯,已经可以了!抱歉让各位久等了,已经可以回去了。」

  然而,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吊桥居然消失。

  「咦?奇怪?为什么吊桥会……」

  这时众人又往回走,突然间,吊桥又跑出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到这个情形,众人都感到很惊讶。

  这时库鲁库好像发现到了什么,说道:「各位,你们先退到一边去,我有个实验想试试看。」

  於是众人便退到一边,这时库鲁库开始往吊桥的方向走,跟刚才一样,吊桥又马上消失不见,而当库鲁库往后退的时候,吊桥却又再次出现。

  这时库鲁库又再次往前走,结果桥又消失了,而当她往后退时,桥又出现了。
  「原来如此,大概是在这附近吧?只要超过这个范围,那么吊桥就会消失。」
  「也就是说,一定要有个人站在这里,吊桥才会出现啰?」

  「看来是这个样子没错!」

  我有些无奈的说道:「怎么搞的跟玄武城一样,非要有个人留在原地,这是在整人吗?」

  「不过,为什么要在桥的前面设下这种机关呢?」阿尔卡捏泽问道。

  「谁知道呢?不过……这下子可麻烦了!因为哥布林的关系,害得我不能使用魔法,不然我就可以先留下来,然后用翼的魔法飞过去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留下来吧!」库鲁库说道。

  「咦?不行!库鲁库,这样的话太危险了!」

  「没有关系的!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是我不小心把大家给卷了进来!所以我起码要负起一点责任!」

  「哎呀!不要说这种话啦是也!大家都是同伴,本来就是要同生死,共患难的啊!」

  这时铃女看了一下吊桥的长度,然后说道:「我看这样好了,不如就让我留下来,反正这座桥也才8公尺长而已,对忍者来说要跳过去一点都不困难!」
  「你确定吗?铃女。」

  「那是当然的啰!人家可是天才忍者是也!」

  铃女一边说,还不忘摆个POSE来卖萌,让人感觉她充满了自信!

  我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过啰!」

  「放心交给我吧!是也。」

  於是众人便过了桥,只剩下铃女还在原地。

  铃女大声的说道:「好了!那我要跳啰!」

  「铃女我们会想办法接住你的!所以你要尽量跳远一点喔!」

  「好的!」

  在作好准备之后,铃女使尽全力往前冲刺,然后纵身一跃,整个人飞到了空中,而当她开始往下掉的时候,她立刻抱住双脚,用前滚翻的方式往前翻滚,最后平安的降落到地面。

  「哇!你好厉害喔!铃女。」

  「嘿嘿!我就说一定没问题吧!」

  「既然大家都平安无事,那我们早点回去吧!」

  「不,先等一下!」

  这时库鲁库提议道:「我看还是先去把那个哥布林给抓起来吧!免的以后再来这边,又会有不能使用魔法的风险!」

  「说的也是,我们就去抓哥布林吧!」

  於是我们便去抓哥布林。

  当我们来到哥布林所在的山头时,哥布林依旧在那边晃来晃去,丝毫没有一点危机意识。

  我说道:「这傢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动起来让人觉得很噁心?」

  伊吉斯也说道:「真的耶!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头有点晕了!」

  库鲁库说道:「正是因为牠那奇怪的举动,所以才使得周围魔法的流动都完全停止了。」

  「真是的!尽是会给人添麻烦的东西,早点把牠收拾掉吧!」

  於是我们一行人便一拥而上,很快的就把哥布林给抓了起来。

  「好耶!成功抓到哥布林了!虽然这傢伙长的一点都不可爱!但是总有一天一定会派上用场的,火钵这傢伙就交给你照顾啰!」

  「我知道了!主人。」

  「咦?奇怪?这里怎么会掉了一本圣典?」

  这时库鲁库伸手想要去捡掉在地上的圣典,突然间,地面发生崩塌,库鲁库整个人开始往下掉。

  「啊?!」

  「库鲁库!」

  我赶紧冲了上去,伸手将她抓住。

  「库鲁库,你没事吧?」

  「没事!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你撑着点!我马上拉你上……咦?」

  这时我踩着的地面也开始在崩塌,然后我和库鲁库两个人就这样掉到洞里去。
  「哇啊啊啊?!!!」

  「赛利卡!」

  「大哥!」

  「主人!」

  噗通?!

  不知道掉到了多深的地方,我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发现我们身在一个像是水井的地方。

  很显然这是有人故意将水井给拆掉,然后在上面铺了层泥土,藉此来掩饰的落穴陷阱。

  「呜??痛死我了!可恶!这一定是那个老不死的臭主教搞得鬼!等到法王测试一结束,我一定要杀了他!」

  这时我发现到库鲁库正倒在我的身边,但是她人却昏了过去。

  我十分担心的叫道:「库鲁库!你没事吧?库鲁库!」

  我见库鲁库没有反应,便检查了一下她的生命迹象,发现心跳、呼吸、脉搏什么的都很正常,看来似乎只是单纯的昏了过去而已。

  「呼?!看来似乎平安无事!不过……这下子可麻烦了!这里的空间那么窄,就算想要用飞的,翅膀也张不开啊!」

  「赛利卡!赛利卡!你听的到吗?」

  这时上方传来铃女的声音。

  我大声的说道:「是铃女吗?我们在这里!」

  「赛利卡,你们都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库鲁库她昏倒了,但是应该没事!」

  「这样啊!那我们先去找找看这附近有没有绳子,赛利卡你们先在这边等我们一下!」

  铃女话一说完声音便渐渐远去。

  我说道:「呜??泡在水里还真是冷啊!待会儿回去可要马上洗个热水澡,喂!库鲁库,你也该起来了吧?」

  虽然我试着摇了摇她,但是库鲁库依旧昏迷不醒。

  我心想:「糟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库鲁库可能会有失温的危险!」
  虽然我想要帮她取暖,但无奈这里却窄到不行!连一个能晾衣服的地方都没有。

  「算了,还是再等一下吧!反正大家很快就会回来了,只是一下子,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这时我将库鲁库戴在手上的男性排除戒指给拿了下来,虽然这枚戒指对我的效果并不是很大,但光是这样的差异,却让人觉得库鲁库变的可爱了不少。
  我说道:「果然啊!她这样的睡脸还是挺可爱的!不过……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就要摸你的胸部啰!库鲁库。」

  这时我真的就伸手去摸库鲁库的胸部,虽然小小的没有什么快感,但是能摸到女人的胸部就是男人的胜利!

  「呜??嗯……」

  「喔?你醒过来啦!库鲁库。」

  「赛利卡……请你停下来!」

  「啊!抱歉抱歉!咦?你的右眼怎么?」

  这时我发现到库鲁库的右眼似乎不太正常,好像眼神没有聚焦一样。

  库鲁库说道:「啊!这个……没什么!只是很久以前的意外事故,反正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这样啊……」

  这时库鲁库发现到自已正躺在我的身上,说道:「赛利卡,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是你抱住我作为缓冲垫了吧?谢谢你!还有……你可以不用再支撑我了,没有关系的!」

  「不用那么客气啦!我作为团队的队长,你再多依赖我一点也是可以的!」
  「是吗?那就不好意思了!」

  这时库鲁库放松了身体的力量,整个人完全的靠在我的身上,虽然她小小一只,但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体的重量,当然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间,库鲁库说道:「对不起……」

  「嗯?」

  「我又不小心给你添麻烦了!本来应该是只有我一个人掉下来,但是你为了救我,才会跟着被卷了进来!」

  我摇摇头说道:「不要说那种傻话!刚才铃女不是也说过吗?我们是同个团队的同伴,本来就是要同生死,共患难的啊!而且现在她们不就是在找绳子,好拉我们上来吗?」

  「同伴……」

  一直以来,库鲁库都不曾跟任何人认真的交往过,就算是同个教会的人,也仅仅是点到为止,而像这样拚了命去救她的情况,库鲁库还是第一次碰到。
  这时库鲁库抬起头来,凝视着我的脸,即便她已经看过好多次了,但她还是讚叹的说道:「好美啊!」

  「嗯?你是指脸吗?」

  「嗯,女神的脸庞啊!真正的阿斯特莱亚一定很美丽,又慈爱吧?」

  「是啊!既美丽又慈爱,即使所有人都不相信她,但她也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当时受到雨露之器影响,而想要杀掉她的我也是一样!真正的女神……就应该像她那个样子!」

  「真正的……女神吗?」

  听到我这么说,库鲁库在心里略有所思。

  一直以来,AL教的信徒们都坚信着爱丽丝女神的存在,并遵照着她所定下规定而活,但是只有法王才能亲眼目睹女神的姿态,究竟她是否是个慈悲的女神?这点也只有历代的法王们知道而已。

  这时我说道:「库鲁库,我觉得你平常不需要那么压抑自已,除了教会的事情之外,你不妨也去试试看别的事情,说不定会碰到什么有趣的事!」

  库鲁库摇摇头说道:「不行!赛利卡,像你这种欲望至上的主义是不行的!应该要再克制自已一点才行!」

  「喔?难道这是AL教所说的吗?」

  「是的!如果让别人幸福的话,那么自已也会幸福!但如果只让自已一个人幸福的话,那么就只会自取灭亡而已!这是AL教……爱丽丝女神是这么指示的!」
  「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我在跟你讲正经的!」库鲁库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在笑你食古不化!难道你都不觉得这句话好像哪里怪怪的吗?」

  「哪里奇怪?」

  「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不可能所有人都获得幸福!而且……如果连自已都无法获得幸福的话,那又如何能让其它人获得幸福呢?」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首先要让自已感到快乐!这样才会有幸福的感觉!然后再将这种感觉分给其它人,这样大家才都会得到幸福!所以……享乐并不是不对的!而是所有幸福的泉源!」

  「是这样吗?」库鲁库不解的说道。

  「没错!不过……像你这种不曾真正开口笑过的人,应该很难理解吧?就算是对圣典上的文章,也完全不曾怀疑过,或是质疑过。」

  「那…那是当然的啰!圣典是很珍贵的!而且……我们怎么能怀疑爱丽丝女神的指示!」库鲁库大声的说道。

  「所以我才会说你这样是不行的!如果你不试着去了解的话,那你又怎么会知道事情的真假呢?也许教义本身是错误的也不一定!难道就要因为这是神所定下的规定,而要继续盲目的遵守下去吗?」

  「这个……我……」

  库鲁库被我反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从小到大她一直虔诚的信奉AL教,即使到了现在她也对教义深信不已。

  然而,我刚才的那些提问却又让她感到疑惑,她不禁开始怀疑,难道她一直以来的信仰真的完全都是正确的吗?

  看着库鲁库有些懊恼的表情,让人不禁觉得有趣。

  我说道:「你现在的表情很不错喔!库鲁库,你终於也开始认真思考了!其实……你长的还算可爱,如果表情能够再丰富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是这样吗?」库鲁库疑惑的说道。

  「没错!对了,我决定了!我要让你笑!然后让你哭,让你生气,还有悲伤,再体验过喜、怒、哀、乐之后,我还要让你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听到我这么说,库鲁库觉得很惊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让她笑,虽然这是一种强迫他人的行为,但是库鲁库却不讨厌。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

  「嗯!放心交给我吧!」

  这时,上方突然传来人的声音。

  「赛利卡———!」

  「喔!是铃女啊!我们在这里———!」

  「你们都还好吧?我现在就把绳子放下去,你们把绳子绑在身上,我们再慢慢的帮你们拉出来!」

  「喔!我们知道了!库鲁库,你先上去吧!」

  当铃女把绳子给放下来,库鲁库绑好绳子准备要被拉上去的时候,我在她的耳边说道:「库鲁库,趁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一句话一定要跟你说。」
  「嗯?你想要说什么呢?赛利卡。」

  我用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千万不要盲目的相信AL教……还有爱丽丝女神!不然的话……你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什么?!慢着!赛利卡!」

  在库鲁库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她整个人就被慢慢的拉了上去,而我之所以要说这句话,就是希望库鲁库在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能够减轻一点心理上的负担,因为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在同伴们的协助下,我和库鲁库平安的回到了地面,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就好像重生了一样。

  之后我用飞翔耳饰,直接带着大家回到了罗格雷斯城。

  然后我和库鲁库马上去洗个热水澡,毕竟在冷水里泡了一段时间,不赶快暖暖身子的话,可是会感冒的!

  在洗澡的过程中,库鲁库一直在思考着我刚才说的话,虽然事后我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但是库鲁库很清楚,我不是那种会爱乱开玩笑的人。

  库鲁库心想:「赛利卡要我不要盲目的相信AL教,还有爱丽丝女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赛利卡是真的知道一些,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吗?」

  虽然库鲁库很努力的在思考着这件事,但也只是在白费力气而已,而事实的真相很快就会揭晓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