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幻灵记】(01)【作者:Shirley】
【幻灵记】(01)【作者:Shirley】
字数:4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留学党学业较忙可能更新非常慢

  国语太差正好练一练

  大概可以说是月刊吧……望勿怪一般是有节日放假就更吧下次应该要国庆再更。

  设定就是随机哪篇大陆,魔法与修仙并存的yeah,非常喜欢忘语大大的魔天记(不是小黄文)修仙境界就参考借用一下了

  灵徒——凝液期——化晶期——(假丹期)——真丹期——天象期——通玄期——永生境

               下面正文

           第一章——草率的我没起名字

             南明国——国师府内

  一老者正盘膝而坐,身前有一六边形沙盘盒,盒内不时有黑色的线条宛如蚯蚓般蠕动,看似杂乱无章,可不是却有惊人的灵气波动散发而出。突然靠南边的几条黑线被不知哪冒出来的一阵白气扫过,纷纷溃散开来。

  老者突然睁开双眼,喃喃地怒道:「可恶,这山河算盘再过几个时辰就可以推演出新的符阵了。现在功亏一篑。究竟是何人在作祟?老夫部下的佛门须弥阵应该可以挡住……莫非是有人突破了真丹期?」老者随即闭眼感受那股正在传向四面八方的白气,可精神力一触碰到那白气,一股骚热便浮现在心头上。老者嘴角流出一丝惊讶,再一催法定住心神,静静的感受起来。

  良久,老者睁开双眼,如此浓厚的妖气,要真是有妖兽突破真丹期,那最近几日可就不太平了。不过这妖气却要比普通妖气多了一丝……莫非已经化出人形了?此事必须与御卫军商讨……「说完老者手中凭空浮现出一白镜,待传讯完毕后便化为一道黑影不知所踪。此人正是南明国国师李沛公!常道此人专通阵法符道,平日很难见到其人,但逢危国大事才出面,今日竟被妖气所动,可怕这宫中是不会太平了。

  南明国上任皇帝早死,却未有一儿子。只生了两位女儿。现在暂由其长女掌握国事。虽说是女儿身,可南明国正处于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世当中。西边的凉国和大河国也不敢招惹,但最近据说两国交往频繁,有共同伐南明的念头。

             皇宫北——皇家猎场

  枫悠便是二公主,她姐姐枫云便是现任的皇。枫云专注于修炼,虽然早已突破真丹,朝务几乎都交给大臣们自行打理。而枫悠可却耐不住寂寞,虽说九灵脉再加上都慧灵体修炼速度也不比她姐姐枫云慢多少,可整天几乎都是在玩闹中度过的,至今也只在化晶中期。今日十六岁的少女一早便缠着宫中几位大剑士,要来这皇家猎场尝尝鲜,毕竟宫中竟是女子,几声好姐姐便成功收买他们。

  少女坐在白马上缓缓的向林中深处走去,几名剑士将公主围在中间,步行的缓缓前进。少女皮肤白嫩,仿佛吹弹可破,身上一件白熊皮做的外袄露出里面的丝绸上衣,一双柳眉淡淡的舒展开,脸上写不进的兴奋。明亮而又深邃的双眼忍不住的左顾右盼,一路上看见了不少的飞禽鸟兽,少女自然是高兴至极,宫中哪有那么多好玩的,最多也只是在餐桌上见过。

  「殿下,时间不早了,一路上陪你看这看那也没有打猎物,回去也不大好交差啊。」「啊?诶诶诶你看那里看那里!哇那只白色的小兔子好可爱哦!好想抓回去养诶~欸欸你刚刚说什么呀?」「殿下,你回去之前自己再不打猎的话下次可能就不能再带你来了。」「啊……都好可爱我不忍心……」「殿下!下次……」「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打嘛不要这么凶嘛……」少女满脸不忍,却也只好答应下来。再向前深入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殿下前面不乏有攻击性的野兽,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请回吧。鉴于殿下你这次没能打到猎物,下次可不会这么简单就带您来了哦」……

  「殿下?」少女缓缓取下背上的紫金弓,抽出一根箭,举弓,拉弦,将自己的法力注入弓中,弓的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二十八重符文,赫然是一上品灵器。
  弓光芒大作,箭所指的草丛中一顿骚动,好像是感到了危机,准备逃离。少女松开弦,箭刚刚脱离弓便在空中一滞,接着一闪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向草丛。

  一声闷哼传来。

  「殿下好技术」一旁的女大剑士说到,随即一个闪动便出现在草丛中,突然却脸色一变。

  「殿下你最好亲自过来看一下,好像是个……女孩」少女出现在大剑士旁边,只见地上躺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背上插着一只箭,箭头赫然已从小腹出穿出。脸上依然可见昏迷之前的痛楚,地上「少女」的姿色也不比公主差多少,一头黑发铺在脑后,只到肩膀稍微下面一点。玲珑的面庞可却更让人有一种要人怜悯,疼爱之感。少女的气息已经很弱,身上还隐隐有这化晶初期的威压,显然刚进阶不久。

  ……

              皇宫——御医厅

  枫云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先前自己妹妹把他送到自己这来,交代完事情的经过,自己已经包扎了他的伤口,再凭借那颗丹药,想必是没有性命之忧。令她吃惊的是枫悠口中的女孩竟是男儿身,若不是先前帮其更衣还真不知道……想起来绝美面庞神情越发冰冷,自己修道也有数载,也未曾见过男子胴体,此番只怪自己那个妹妹贪玩,此事也不能公开让御医处理,虽说是盛世,但其实反对她的人不少,到头来龙椅的规矩还是男人,自己妹妹竟然差点一箭射死一个平民要是传出去也免不了一场政治纠纷的……

  「下次不能再让妹妹她这么闹下去了,再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枫云眉头微微一皱喃喃道。再往床上一瞥,这孩子自然是只能一直呆在宫中了,放出去避免不了走漏了风声,怎么把他禁在此处呢……

  枫云摇摇头,眼下只能等他醒了再说了。随着时间流逝,少年的面庞露出了少许红色,可……身上却好像若隐若现有股淡淡的妖气存在……

  难道这便是那日进阶的妖兽所化?可妖兽化形往往是要有真丹期的实力,眼下这少年也只有化晶初期威压……

  枫云猜得并不错,这少年便乃狐妖所化,狐妖一族向来以女子媚术著称,若产下男婴便会立即被遗弃或者掐死。所以狐族往往只见女不见男。这少年名为凌云,侥幸被一狐族散修叛徒收养。后来叛徒被发现,只留下一道精魂在凌云体内,以便日后报养育之恩将其复活。

  凌云总幸捡到了一条命,可自己当时的灵智也就相当于一七八岁的孩童。冥冥之中好像有声音呼唤自己,误打误撞之下竟拾得一雪莲。被雪莲护体香气所诱一口吞服而下,修为直接突破了化晶期,觉醒了一丝上古不屈的白冥狐王的血脉。这才化出人身,可只觉腹中饥饿,便去了那皇家猎场,才被一箭射中。

  枫云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想既然如果是妖兽,便会露出原形。少女心智终究还是太简单……

  枫云将自己的鞋子脱去,露出一双玉足,轻轻一跃,跪坐在凌云旁边,一只手搭在他身上,缓缓将法力注入……

  少年脸色越发红润……

  难道不是嘛?少女加快自己法力注入的速度。

  不一会,枫云的法力便见底了。少年承受真丹修士的法力灌体竟然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终于藏在发中人耳慢慢消失,头顶一双狐耳慢慢浮现……

  枫云停下了法力的注入,送了口气……

  果然是妖兽所化,这样子像是狐妖吧。狐族有男性嘛……?

  枫云也没时间继续思考,因为眼下有一双小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磨(摸)我干嘛」一阵甜美的童声穿出,大概是化形没多久,没习惯新身体的运用。

  少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搭在凌云身上。冰冷的面庞第一次出现一丝慌乱与羞怒,更增添了几分美感。

  可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周围的温度骤然降到了极点,便向枫云飞去!

  枫云作为真丹修士,反应速度也是极快,一挥手一道粉色光幕出现在面前,轻描淡写的便接下了这一击。

  一声惨叫……

  凌云本想一击偷袭得手,翻身下床,殊不知腹部伤口刚刚愈合,这一动伤口又撕裂开,腹部的绷带被染成的红色。一声惨叫后少年强忍痛楚,半跪在地。
  「为何偷袭本宫?」枫云的神情越发冰冷。

  「是你……唔啊……先用箭……嗯……射我的……」少年的声音中充满了痛楚,强忍爬起,额头上全是汗水,缓缓一步步推向窗边。

  枫云和枫悠是亲姐妹,长的自然相似。只是枫云性情冷漠,而枫悠只顾玩乐。凌云自然是不知道,也没辨出来。

  凌云一击未得手,望着那里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枫云,不免有点害怕,手忙脚乱一阵白光又是向枫云飞去。

  枫云本来法力就见底,也只得防御,一点回手的余地都没有。

  法力渐渐的消耗着,枫云翻手拿出一个丹药便服了下去,顿时一股精纯的法力缓缓从丹田流出,这是速度有些慢。

  得到法力支持,护盾光芒又是一丈亮。原来岌岌可危的护盾算是稳固下来了。
  少年自然是没有实战经验……虽然对面枫云法力也没有多少,但毕竟是真丹期的存在。顿时所有白光一灭,瞳中亮起一道紫光,闪电般钻进了枫云的双目中。
  狐族绝学!媚术!谁说只有女性才能修媚术?可惜这凌云的媚术……未经人指点过,靠自己那十三四岁的灵智悟出来的……也并不靠谱枫云目光一阵呆滞迷茫,忽然觉得眼前这小弟弟是如此可爱,受了这么重的伤,自己心莫名一阵痛,竟想把他按在自己的胸里好好痛爱一番。

  于是……尴尬就发生了凌云第一次用媚术原来感觉自己是这么厉害,一击「得手」,还是真丹修士,不免一阵得意。下一刻,眼前突然变成了一件雪白的衣裳,左右两边有一片微微凸起的地方,中间有一道沟再看不到别的。而自己的脑袋后面被一股力直按向眼前的沟中。

  顿时只觉得喘不过起来,脸颊被两片嫩肉蹭得心神荡漾。两只小手想把自己推开这温柔乡,可惜力不从心。

  反而两只小手摸到少女嫩嫩娇躯,想触电一样收了回来。心神荡漾越发厉害,最终睸中紫光消失,一股异样的燥热在心头浮现。

  功法反噬!自己一条狐狸琢磨的东西果然不靠谱……

  便只想沉浸在这温柔乡中,灵海一种冰凉传来。上古不屈血脉!用不屈服!
  这一下凌云一下清醒过来了,可身上的燥热并没有减消,下面好像有点……不舒服?不行,一定要逃离这个女人!

  却不知,枫云之前的丹药此事正好全部化为了法力,再加上凌云的功法反噬之际,已瞬间重新掌握了心神。

  他……竟然把头埋在我的胸里?还在扭来扭去?

  枫云脸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我的身体从小连自己的妹妹都没有这样摸过!
  凌云只觉的按自己脑袋的手一松,双手也不顾,按这少女尚未发育完全的酥胸挣扎了出去。

  胸又被一摸,少女恼怒至极。玉足一抬死不死的踢向凌云的胯下。

  「呜啊……」少年哪里知道会有这一出,一声惨叫。可下面却隐隐……
  刚刚挣脱出来的身躯便骤然向后倒去。双手便下意识的抓住了枫云的玉足。可这依然不能阻止他的跌倒。

  凌云双手向后一用力,终究还是坐在了地上,只是屁股有点痛……可那只脚被他一抓,原本准备缩回去的却轻轻踩在了凌云造功法反噬半勃的宝具上。
  「嗯~」一声闷哼。脚上温柔的触感给宝具传来了一阵快感,少年哪里受过刺激?一下便轻哼了出来。再感觉到手上摸到那层薄薄的丝袜的触感,随即便想扔开这双脚。

  凌云不想要枫云做的,她就偏要做!感毁我清白?少女心头一阵恼怒,毕竟也是十六七岁的少女,报复欲也是极强。

  便是和你唱反调,你能怎样?

  灵活的施法,把凌云的裤子拉到大腿,白嫩的肉棒有直指云霄之势足弓踩住棒身,脚下的炽热让她也是一惊。枫云早已知道了男女之事,照理也会羞涩的回避,可恼怒至极之下,凌云越难受,她就越高兴,痛快!

  「嗯呐……快……松开呀……」小脸上写满不适。

  枫云却不断不松,变本加厉的开始揉搓。

  「唔啊……嗯……不要……嗯呐……快停……下」强烈的刺激使少年嘴中漏出的呻吟响亮起来……

  「哼……看你这变态的德性,你有资格命令本宫嘛?」说着脚下大拇指与食指松开,夹住那火烫的下体,如同踩滚轮一般,足弓紧紧的贴着棒身摩擦着,脚后跟也不时踢到阴囊。凌云只想让枫云停下脚上的动作,两只手已经变得酥软无力,便一下抱住了枫云的腿。只觉的淡淡的足香飘入鼻中,整个人越发无力。脸贴着小腿失神的呻吟着。

  「哈……住手……嗯哇……我不……呀嗯……逃唔……跑」「你叫声姐姐我可能会考虑一下」柔嫩细腻的足底踩着凌云的肉棒,丝袜独特的触感和玉足的柔腻,让凌云嘴角竟好像有口水流下……

  「姐……哈啊~姐……」玉足终于停下,正当凌云以为酷刑停下了时,凌云用自己的玉足踩住他的蛋蛋开始缓缓的颤动。

  「我改主意了,叫我主人我就住手……」少年脸上流过一丝犹豫,枫云又用丝袜玉足将的肉棒踩在肚子上,夹住冠状槽,开始扭动。

  「嗯呐呐呐……哇哈……不要……唔祝(主)……啊人」可枫云脚下动作丝毫没有停止……

  「你叫我住手呢,可是却是我的脚在动哦~」脚趾再次来到马眼附近,张开脚趾,将自己的脚上的丝袜拉伸,随后盖在龟头附近,开始快速的旋转,摩擦。
  少年哪里受得了这等刺激,呻吟声再也挡不住,一股白浆便喷射而出,染在雪白的丝袜上。少年本来身体就虚弱,再这样一下又抱着枫云的腿昏死了过去,嘴角还有一条晶银的细线,直落在少女的美足上,赫然是口水都流出来了。少年精致的面庞上写满了愕然之意……

  望各位看官高兴留言鼓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