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城生活】(01)作者:叶子舞
【小城生活】(01)作者:叶子舞
字数:10440


  2003年7月,等了一个月的县事业编制考试成绩终于下来了,笔试94分,面试92分,我在七十三人的考试队伍里排名第三,进机关单位应该问题不大了,剩下的就看能分到哪个单位。

  县总工会属于群众团体,没有什么实权油水。姑父说咱家关系不硬,财务局教育局这些好单位都被有关系的人抢了。我说我年纪还小,才刚二十一,年轻多锻炼下不是坏事。

  我被分到了总工会宣传部,宣传部部长叫陈静,陈静个子不是太高,1米65、66的样子,齐耳短发,脸蛋圆润,有点婴儿肥,皮肤白皙身材丰满,穿着一条连衣裙,裙底过膝盖,露出一小截白润如玉的小腿,粉嫩精致。宣传部还有一个科员叫张婷,是前年毕业的大学生今年25岁,个子又高又瘦。文文静静的样子。

  宣传部只有一间办公室,我们三人都在这个房间办公。陈静告诉我说之所以把我招进来是因为现在办公全部电脑化而我的专业是计算机,专业对口。我一看果然,办公室里每人办公桌上一台电脑。还是最新款的联想电脑。打开电脑属性,查看配置,内存256兆,硬盘40g。是现在市面非常主流的电脑配置。
  陈静和张婷看我噼里啪啦在电脑键盘上一顿乱按,好奇的不得了。陈静问我,小王,你在弄什么?我说,陈姐,我在查看电脑的配置,内存硬盘的大小。
  陈姐不好意思地说,那是什么东西能给我们讲讲吗?我们对电脑可是一窍不通。

  我呵呵一笑,说,陈姐还有张姐你俩是没接触过电脑,所以现在知道的不太多,用一段时间就全都会了,其实很简单的。然后我把电脑配置跟他俩大概说了一下。

  陈姐问我,电脑除了打打字,做做表,还能干什么?我说,能干的多了,能聊天啊,能上网看新闻啊看小说呀电影呀,还能玩游戏。

  陈静:「是吗?那么多可以玩的呢,那你赶紧教教我们!」

  我走到陈静的办公桌前,一阵女性身体的幽香飘进我的鼻子里,好好闻啊。陈静坐在椅子上,侧身让开,我拿起鼠标,「陈姐我先看看你电脑里有什么软件?」打开硬盘,除了微软的标准捆绑IE和office软件,其他都没有装。看来是新装的系统。我说陈姐我给你装个QQ吧,可以加全国各地的网友聊天,嗯,然后再给你下载一个播放器,你就可以看电影。

  一下午我都在都在教陈静和张婷,怎么使用电脑,给他们装了几个常用软件,申请了QQ号,然后我们三个互相加了好友。

  坐在陈静的旁边,有时候肩膀会不小心碰到她的身体。陈静的身体软软的,挨着就像陷进了一片暄软。

  下班了一个男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口。陈静介绍说这是她老公黄伟民,是县电视台的台长。我赶忙自我介绍:「黄哥好,王志北。今年刚毕业,现在是陈姐手下一小兵。」

  黄伟民矮胖胖的,40岁左右。他说听说宣传部来了新同事,热情的要代陈静请我们吃饭。

  陈静也极力邀请,张婷站在旁边,抿着笑不说话,我拗不过,答应了。
  吃饭选在县里最好的餐厅长湖酒店。席间黄伟民说起县里官场的轶事,哪个常委省里有人啊,县长和书记怎么不和啦,还间或讲几个笑话活跃气氛,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很快一瓶啤酒下去,张婷涨肚要去卫生间。张婷刚走,黄伟民捂着肚子:「哎呦,喝多了不行我也得去趟厕所,憋不住了。」

  席间就剩下我和陈静两个人。陈静喝的比较少,白嫩的脸上透着一层粉色,好像一朵晕染开来的牡丹。我说,陈姐,黄哥真是好运气,那娶到你这样漂亮的老婆。陈静脸色由粉转红,小王瞎说啥呀?哪里漂亮啊都老太婆了。

  我眼睛灼灼的看着她:「陈姐你要是老太婆,男人都巴不得娶老太婆回家呢,陈姐你要能穿上中学校服,说不定都有人会以为你是中学生呢。」我稍微夸张了一些。

  陈静咯咯地笑起来,捂住嘴道:「别瞎说了,这些话你留着给张婷说还行,说给我这个老太婆听可没用。」

  「张婷瘦巴巴的跟你可差远了。真的啊陈姐,我猜一下你今年绝对不超过30岁。」

  「都33了,还不到30岁?跟你们这些小孩不是一个年代的人了。」
  我吃了一惊,真是没想到她30多了。陈静看我吃惊的样子,不像作假,笑得更开心了。

  我说:「你跟黄哥正好相反,你看着特年轻,黄哥看着,显得成熟。」
  「你黄哥今年40了,再不成熟就老了。」

  年龄差距那么大?我又吃了一惊。看到陈静脸色有些萧瑟,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连忙站起来说,陈姐等我下,我也得去一下卫生间。

  现在已经晚上9点多了,没有几个人在吃饭,所以饭厅的人少。问了服务员,卫生间在包房顶头。先在卫生间撒完尿,在卫生间里却没有碰到黄伟民。有点奇怪,出来之后。在卫生间旁边的包间门口隐约听到说话的声音。我悄悄的打开包间门缝,里面的一幕让我血脉喷张。

  包间里没有开灯,隐约的看到黄伟民坐在凳子上,裤子脱到膝盖以下,张婷正跪在他的面前,舔着他的鸡巴。黄伟民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真没想到文静的张婷私底下是这样的女孩子,也没有想到黄伟民好大的胆子,他的老婆就在旁边饭厅坐着,他竟敢跟老婆的女下属胡乱搞起来。

  黄伟民的手抓着张婷两个奶子胡乱揉搓着,间或揪住奶头。张婷乳房不大,像个小白馒头一样,被两只手揉着就全被遮住了。黄伟民的黑黑的鸡巴在张婷的红润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尽根而入,张婷蹙着眉毛,趴在黄伟民的胯间,头上下起伏着,红润的小嘴里吞吐着一根又黑又粗的鸡巴。黄伟民的鸡巴不怎么长,但却有玻璃杯口那么粗,张婷的嘴张开比平时大了好多,才容的下去。张婷口交了一会儿后,把鸡巴吐了出来,抬头仰望着黄伟民,嘴角还滴着一丝口水。「黄哥好了吗?咱们快点回去吧,陈姐会发现的。」黄伟民的手从奶子上拿开抱住张婷的头,道:「小骚货,再给我舔一会儿,马上就好了。」张婷有些抗拒,但无奈脑袋被黄伟民压着,嘴唇还是越来越贴近鸡巴,被顺利顶开唇瓣插了进去。
  透过门缝,看着近在咫尺的春宫好戏,这可比平时在电脑上看的小电影刺激多了。看着看着我的鸡巴也越来越长大。强迫自己稍微冷静一下,我掏出诺基亚7650手机,把闪光灯关掉摄像头对准浑然不知的两人,打开录像。30万像素的镜头,虽然拍得不是太清楚,但能明显拍出两个的相貌,尤其是鸡巴在张婷嘴里一进一出的样子,更是清晰无比。

  黄伟民本来坐着不动享受张婷的服务,但渐渐他的屁股也开始一点点的向前拱着,呼吸越发急促。终于,一声低沉的闷哼,黄伟民紧紧的把张婷的头按在胯下,身体颤抖了几下后有些委顿摊在椅子上。张婷挣扎了几下把黄伟民的手扒开,一把趴在地上咳嗽着吐出一口白浊的液体。

  好戏end,我按下停止,赶紧离开了包间门口。回到桌上,陈静奇怪地问我:「小王,你都回来了,他俩怎么还没回来?」我说,可能是在上大号吧!
  过了一会儿,张婷先回来了,脸色绯红,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接着黄伟明也回来了。一边往这走一边道:「哎呀年纪大了,吃点东西肚子就不舒服。」
  黄哥,您年纪可不大,放着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敢撩着小姑娘,这精力年纪大的可干不了。

  第二天上班,后勤部通知领了台新买的HP彩色激光打印机。打印机通过USB连在陈静的电脑上,我和张婷则通过网络共享使用。

  今天我的主要工作是给陈静张婷培训怎么使用Office软件。陈静说,上边领导的要求是以后都要用这个软件写文章和文件,不能像以前那样用手写的了。

  我坐在电脑前,陈静和张婷分别站在我的身后左右,弓着腰看我的操作和讲解。讲解中,我向右转头,就看到一对饱满的被束缚在白衬衫里的乳房横在眼前,好大好圆,最起码有D罩杯吧。视线不敢多停留,连忙回正,一会再向左转头看向张婷,嗯,小多了,像个小馒头。

  「小王,表格插入了后要发现多了怎么办?」陈静一手拄着我的椅背,一手指着我刚插入的无行五列表格道。

  「最简单的是用橡皮擦,」我一边说道,一边操作者鼠标找到橡皮擦,「呐,像这样,把你觉得多出来的线条擦掉就行了。」

  「慢点慢点,没看清。」张婷道。

  我松开鼠标,「陈姐,我跟你说,你自己操作一遍看看。」

  陈静上半身俯下来,右手握住鼠标。我侧脸贪婪的看了眼那只手,手指如新笋,白嫩细腻。冷不防,一坨温暖的东西顶在我的右脸颊,我愣住了,什么东西?用脸蹭了蹭,温温的,软软的,还有种很清淡的香水味道。

  我反应过来,是陈静的乳房贴在了我的脸上,虽然隔着衣服,但也能完全感受到乳房的触感与柔软度。

  好舍不得离开。

  陈静轻啊了一生,身体猛地一退,站直了身子,脸色通红的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感觉脸上像着了火一样。

  张婷看着我俩,哈哈笑趴在了桌子上。

  「陈姐,我…我……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陈静噗呲一笑,一巴掌拍我头上:「你这孩子,我的便宜你也占,想死呢?」
  没生气就好,我讷讷道:「嘿嘿,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靠,说错话了。

  张婷笑的更大声了,「哈哈,笑死我了,小王,啥感觉啊?」

  陈静也乐了,要挠张婷的腋下:「小妮子发春了吧,让小王给你摸摸看是啥感觉?」

  我目瞪口呆,陈静姐你也好开放啊。

  两女打闹了一会,张婷求饶后陈静才放开。我连忙把她俩的办公椅搬过来放在我的椅子旁边。

  「站着累死了,还是小王会体贴人。」张婷理着被陈静弄乱的长发笑着道。
  「为美女们服务。」我忙道,偷瞄了陈静一眼,补充道:「以免再情不自禁。」
  「人小鬼大。」陈静作势要再打我一下,脸色红艳欲滴。

  我连忙收敛心神,待俩人坐下重新开始讲起Office。

  其实办公软件基本的东西很好讲解,一些插入图片或者格式的技巧现在讲多了也没用,以后多用几次就会了。在被两个美女围绕半个小时后,Office就讲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二人赶紧将一指禅打字神功提高到十指并用才行。
  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我去街上买了两副入耳式耳机。回到办公室,送给陈静和张婷各一副。

  「陈姐,那个,上午对不起了,这个送给你赔罪。」

  陈静笑眯眯的看着我,拿过耳机,道:「赔礼我收了,哎呀,一点小误会姐姐不会往心里去的,你也别多想。」

  我大喜过望:「谢谢陈姐。」

  「好一副姐弟情深的画面,好吧,看在耳机的面子上,我就不往外说了。」张婷调笑我俩道。

  如果说我对陈静是充满了倾慕的话,对张婷则是充满了好奇,文静?淫荡?嘻嘻哈哈?到底哪个是她的真面目。

  「死妮子,再说把你嘴缝上。」

  「咯咯。」张婷捂住嘴偷笑。

  接下来的几天里上班成为一种幸福,除了帮她们装个软件下个电影歌曲,我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把陈静写好的纸质宣传材料打到电脑里,做成电子版,然后打印。中间我请她俩吃了顿饭,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些。

  这天下午两点刚上班就接到通知,县农机厂的一百多职工因为下岗待遇问题去县委县政府前堵门堵路抗议,总工会主席要去现场调解,宣传部也要派人跟同。
  陈静要张婷留守办公室,我跟她同行。

  「小王跟我一起去看看大场面,以后写稿子也知道怎么个套路。」陈静这样说的。

  县总工会和建委、环卫等部门在一个楼办公,离县委县政府一个街区的距离。总工会主席张继虚是个五十多秃顶老头,拎着个大喇叭黑着脸前行,我和陈静在后边跟着,步行十多分钟到了县委街。

  隔着老远就看到一堆人围在县委县政府的门前,手里举着红条横幅,高声喊着口号。外圈有几个警察站着。

  「下岗逼死人,书记县长给我们做主!」

  「黄伟国王八蛋,贪我们的下岗钱!」

  县委县政府的铁门紧闭着,紧挨着铁门外面几个警察手拉手的站着,里面一个干部摸样的人离着铁门老远拿着喇叭在喊话,但只看到他在张嘴完全听不清喊得什么。他和铁门之间砖块烂鸡蛋遍地狼藉。

  张继虚大步走到抗议人群后面,把喇叭放在嘴前。

  「喂!」他大喊一声,声音之大,把我和陈静吓了一跳,想不到老头能发出这样大的声音。

  人群一瞬间静了下来,都扭过头朝我们看了过来。

  「这是谁啊?」

  「干嘛的啊你是」

  这些职工大多中年往上,男的居多,脸上混着汗水和愤怒。我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感觉有点害怕,看向陈静,她的表现很对得起她的名字,安静的站着,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

  「我是县工会主席张继虚,大家听我说,大家要相信政府相信党,政府会给大家一个好的补偿,我们工会也会给大家争取尽可能多的补偿款。」张继虚扯着嗓子喊道。

  「工会?工会是干啥的?」下边有人在问。

  「呸,总共就给3000块钱买断,3000块够老子干啥的?」

  「就是,3000块啊,就给3000块,我们一家以后可怎么活啊?」
  场面再次喧嚣尘上,混乱起来。

  张继虚继续大喊:「大家说的情况我知道,政府给的是6000块,黄伟国贪了你们一半补偿款跑了,现在警察已经立案了,全国通缉他。大家要相信政府相信警察,政府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到时候钱追不回来政府也会赔偿大家的。」
  「大家别信他,我想起来了,他就是上次造纸厂的下岗答应补偿款没给的人。」
  「还真是他。」

  「你个王八蛋又来骗我们,打他。」

  人在情绪激动时,最容易被人煽动。人群顿时失控,十多个警察根本就控制不住,往我们这冲来,张继虚一把扔了喇叭,扭头便跑。

  「旁边那女的是黄伟国弟媳妇!」有人喊道。

  「抓住她,找黄家人要钱。」

  「抓住她!!」

  「小王快跑!」陈静拉了我一把。

  我靠,暴乱啊这是。

  张继虚早跑到二十米开外了,我两步追上陈静。陈静明显跑不过后面追来的下岗职工,不过几十秒,下岗职工离我们只有三四米的距离了。

  我一看不是办法,一把抱住陈静把她抗在肩膀上拐弯朝街道旁跑去。

  别看陈静身体丰满,但扛起来却不沉。

  陈静吓得尖叫一声,在我肩膀上嗷嗷叫着乱晃,我边跑边道:「陈姐别闹了,再闹咱俩都跑不掉。」

  不知道陈静是吓着了还是没听清我说话,双腿还是乱踢,我急了,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大喊一声「别动,听话。」

  陈静终于安静下来。这一会功夫,那些人追的更近了,我好像能听到他们粗壮的喘息声。

  街道旁是各种商店,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找了个离我最近的小超市,大步迈着,三步并作两步终于跑到超市门前。超市老板本来在门前站着看热闹,现在看到热闹到他门前了,吓得赶紧一步蹿进超市里,瞬间就把卷帘门拉了下来。
  我扛着陈静被挡在了门外,这可怎么办?

  跑不了了,后面的人已经围了上来,我跟陈静说:「抱紧我啊陈姐。」
  这时候我只知道不能让这些人把陈静抓走。我把陈静放下来紧紧抱在怀里,直接倒在地上,把陈静压在下面。

  好几双手巴拉我的衣服,要把我和陈静扯开。我压着陈静,把她尽量的埋在我身子下边,这些人见扯不开我俩,开始对我拳打脚踢。

  「你们这样是犯法啊,你们没权利抓人!」我大声吼道,背上肩膀上的疼痛刺激着我。

  「干你娘,撒手放开!」

  「把她给我们,不给打死你!」

  我听到背后有人喊。

  「有能耐打死我,打死我我也不放开!」头上也被打了好几拳,激起了我的凶性,我把陈静抱得更紧,感到身下的小人儿也在激烈的发抖。

  有人在拉开我的腿,去扯陈静的腿,我激烈的蹬脚,把那些手蹬开。

  「一帮怂蛋,就会欺负女人,没鸡巴的玩意。」我大声骂着。

  感觉被打了好久,头被人踢了几脚,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砰!」

  好大一声鞭炮响声。

  我感到周围的人在变少,落在身上的拳头消失了。

  我吃力的抬起头,隐约看到几个警察跑过来。

  奶奶的,终于挺过去了。

  头好疼,脑袋上像绑了一大块石头。我集中全身的力量才勉强睁开眼睛,一张枕在手臂上的美丽精致脸蛋出现在我眼前。

  是陈静,她睡着了。她小脸的皮肤好白啊,是一种很有光泽的白,脸颊有点点的鼓起,是小肉肉的缘故,眉毛黑直,细细的,眼睛紧闭着,睫毛长长,小巧的鼻子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不注意是听不到的,嘴唇没有化妆,自然红润,嘴巴也小小的,好可爱啊,真想偷偷的亲一下她。

  痴痴地盯着她的容颜看了好久,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

  我费力地探过头去,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陈姐,我好想宝贝你啊。
  打探四周,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子,白色的灯管,只有窗外是黑的,我这是在哪里?

  医院吧,脑子转动有些慢,好一会才想到这里可能是医院吧。

  我趴在床上,身体动一下后背和手臂就火辣辣的疼。动不了就动不了吧,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心底融化一片。

  时间悄悄地流过,窗外渐渐清晰起来。

  陈静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哼唧了两下,睁开了眼睛。

  「早啊,陈姐。」我俩四目相对,相距不足二十厘米。

  「呀,你醒了!」陈静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喜道:「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身上还疼不疼,哪里不舒服?」

  好甜蜜的感觉。望着她娇美惊喜的脸,我傻傻的笑道:「不疼,好的很。」
  「还知道笑,嗯,没变傻。我去叫大夫。」陈静一阵风一样出了病房。
  大夫问了我全身的感受,我说头有点蒙,背上疼一些,别的没什么了。大夫又测了血压心率就告诉我说背上有些外伤和淤青,大脑有轻微的脑震荡,都没什么大问题,换了药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陈静不乐意了,让我再住一天院,观察一下,彻底没事了再出院。

  大夫走后,陈静问我饿不饿,要去买早点。

  「陈姐,不着急,你休息下,你也趴一宿了,不难受啊。」我不让她出去,「再说,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你有没有受伤?」

  陈静坐回了床边,告诉我说昨是警察鸣枪示警驱散了殴打我们的职工,然后我就昏迷了,现在在县中心医院里,已经昏迷了十八个小时。她被我保护得很好,身上一点没有被碰着。

  我舒了口气,她没事就好。

  「小王,你怎么那么傻,被他们打成这样,」陈静双手握住我的右手,眼睛里有水珠,「他们抓住我也不敢怎么样的,顶多就是要钱。」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不能让他们伤害到你。」我道,怎么可能会不怎么样,当时那些人就像疯了一样。

  「下次别这么傻了,不值当的,你不知道昨天多吓人,你背上全是血。」水珠掉了下来,「叫你你也没反应,我还以为你,以为你……」

  「陈姐别哭别哭啊,这不是没事嘛。」梨花带雨,对她的眼泪我一点抵抗力没有,我连忙安慰道。

  我不安慰还好还好,一说让她别哭,她呜呜着眼泪决堤一般落下来,干脆趴在床边哭了起来。

  我手足无措,犹豫了下,伸出手轻轻摸着她的头。

  「没事了没事了,乖,都好了。」

  「好,好,哭一会吧,哭出来就没事了。」

  哭了好一会,陈静才停住哭声,把脸露出来,眼睛红肿,脸上遍布泪痕。
  再次四目相对,我能清晰的听到她呼吸的声音。

  「没事了陈姐,乖,别哭了,啊!」我轻声说道。

  陈静噗呲一笑:「傻小子,当我是小孩儿啊。」

  「嗯,我就当你是小孩儿,还是个爱哭的小孩儿。」

  「找打。」她轻拍了下我的手,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她就这么趴着,「下次真别这样了,昨天你压着我的时候我想其实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被抓走也无所谓,但谁知道你抱的那么紧,想投降都投降不了。」

  我看着她,认真道:「陈姐,我是真把当姐姐的,就想着要护着你,不会让他们抓走你的。」

  陈静听完,眼睛又有些泛红的迹象:「傻孩子,真想我当你姐姐啊?」
  「当然了,我是独生子,从小就想有个姐姐,刚来工会上班见到你的时候就想,哇,你要是我姐姐该有多好啊。」

  「好吧,我就收你这个弟弟了。」陈静笑着道,「有你这样的弟弟才是我的福气。」

  开心死了,心上像开满了遍天遍地的花。

  「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我傻笑着叫了好多声。

  「弟弟,弟弟,弟弟,弟弟……」陈静也笑着答应着我。

  「哇,梦想成真,你真是我姐姐了?」感觉有点不真实。

  「你这孩子……」陈静无语,「是你姐姐啦,来,跟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说着,她的小拇指钩住我右手小拇指。

  我嘿嘿傻笑,被幸福砸晕了。

  过了一会,陈静道:「你也别恨那些职工,他们很可怜的,都是黄伟国那王八蛋坑了他们。」

  「我知道,他们也是被逼的。」当然不恨,是他们让我跟陈静的关系亲近好多。

  「黄伟国是姐夫家的?」昨天好像有人说陈静是他的弟媳妇。

  「嗯,是黄伟民的大哥。」陈静点点头。

  「你知道他在哪吗,陈姐?」

  「我要知道早举报了,我对黄伟国那王八蛋的恨一点不比农机厂的人少。」陈静道,「他是黄伟民大哥,前年过年在我婆婆家聚餐,我喝多了他开车送我回家,在车上要强奸我。」

  「啊,那王八蛋竟干出这样的事!」我气的发疯,恨不得一拳打死黄伟国。
  「呵呵,我怎么会让他得逞,我肯定要反抗啊,在他命根子那踹了好几脚,然后我就下车跑了。」

  「哈哈,太好了,就该这样。」陈静没有受到伤害就好。

  「这事你可别说出去啊,我跟黄伟民都没说过。」陈静笑着叮嘱我。

  「好,咱俩的小秘密。」我眼睛一亮。

  「姐姐,你怎么不跟姐夫说啊,好让姐夫认清黄伟国是什么人。」我奇怪道。
  「黄伟民?」陈静嗤笑一声:「我从来没指望过他给我出头。这些年我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他之所以拖着不离婚,就是怕耽误他的仕途。」

  一顿幸福袭来,一是想不到陈静和黄伟民的真实关系是这样的,二是看来现在陈静很信任我了,这样的事情都跟我说。

  「为什么啊,姐姐你这么漂亮,人也这么好?」我是真的好奇,黄伟民有病吧,有陈静这样的老婆,宠还来不及呢。

  「别瞎说,」陈静脸红了起来,白了我一眼。

  「原因很多,两个人生活比起自己单身过复杂多了。性格不合啊,他喜欢拉着我出去应酬,我不喜欢去,感觉像卖笑,因为这我们吵过很多架。我生不出孩子啊,我身体胖有多囊卵巢不容易怀孕,他就骂我是不下蛋的鸡。还有他喜欢在外面找女人,我抓住过一次,从那就很恶心和他在一起了。还有别的,哎呀,太多了,总之我俩越来越过不到一起去。」

  陈静很平静的说着这些事,我越听越心疼,拍拍她的手,心里暗暗下了决心,道:「姐姐,相信我,会好起来的。」

  「本来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有时侯会想活着也没什么劲,不过现在有你这个弟弟可以说说话,说出来轻松多了。」陈静忽然探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回身站了起来,「咯咯,这是对你的奖励,奖励你保护了姐姐。好了,我该去打饭了。」

  陈静从食堂打了小米粥和包子小咸菜回来,端在床边一口口的喂给我吃。她怕小米粥太热烫到我,给我吃之前还会用嘴吹一吹,喂我吃完,她自己才开始吃。
  「有姐姐真好!」我幸福地说道。

  她边吃边回答我:「被照顾当然好了,当小的都是占便宜的。」

  我说:「姐姐要有什么事,我也会照顾你的。」

  「呸呸呸,我才不会有什么事。」

  哈哈。

  吃完饭,护士拿了药膏进来给我换药,陈静说她来就好。

  我趴在床上,被子被掀开,陈静把纱布揭了下来,然后我感觉到肩胛骨处一阵清凉。

  陈静一边给我涂药一边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姐姐涂药好舒服的。陈静笑笑不说话,一会有水珠滴在我的背上。我问她怎么了,她没回答我。

  陈静涂的很细致,时间好像过去了好久才涂完。她把棉签和用过的纱布装在护士给的垃圾袋里,然后拿过一块新的大块纱布盖在我背上。

  「是不是很难看?」我问,后背上肯定有很多伤口。

  「不难看,很帅!」陈静答道。

  涂完药,我让陈静回家休息。她不答应说我这儿离不了人。我说你在这趴了一宿没睡好,到现在你都没洗漱肯定很难受的。好说歹说才劝她回了家。

  她走后我赶紧叫来护士,我快要被尿憋死了。

  上午,我爸妈来了医院,进来先问了下情况,知道无大碍后又把我骂了一顿,让我别那么傻,机灵点,有事自己先跑了再说,为了一个工作不值当的卖命。我笑笑说知道了,谨遵老佛爷懿旨。

  原来陈静走了后还是不太放心我一个人,而且确实不能瞒着我爸妈,就给二老打了电话。

  劝走了老爷子老太太,没多久张继虚和张婷来看望我。张继虚表示我是为了工作才受的伤而且还保护了同事,住院期间费用一律报销,还有一千块钱奖励。
  我对领导一顿表示感谢,说完客套话大家没什么可说的了,挺尴尬的,张继虚说了句明天出院给我一星期假就散人了。

  张婷留了下来,一顿夸我是真男人,对我大大的佩服。我让她把病房门关上,说有个东西给她看。

  关上门后,我让她在床头柜里拿出我的手机,点开视频。本来张婷还笑我故弄什么玄虚,视频点开的一刹那脸色变得刷白。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张姐。」我说道。

  张婷关了视频,跌坐在椅子上,满脸慌张的看着我,「小王,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你别传出去,要不然我就完了。」

  「张姐,你别急,今天我把这个视频给你看没有害你的意思。我想知道你跟黄伟民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张婷平复了下情绪,道:「最开始是黄伟民私底下对我毛手毛脚的,送我好多东西,我知道他对我有意思,但我没敢答应,我怕陈姐知道,后来,他说要把我调到电视台,我们,我们才在一起的。」

  「你们搞在一起多久了?」

  「半年多了。」

  「那么久怎么还没把你调到电视台?」

  「我要他给我办,但最近他一直在推脱,我觉得他有点想不给我办了,找我也越来越少了。」

  我点点头,又道:「张姐,你知道这次农机厂闹事是因为黄伟国吧?」
  她说听说了。

  「黄伟国是黄伟民的大哥,依着咱们这官场分帮分派搞牵连的规矩,你觉得黄伟民在电视台还能干多久?」

  「黄伟民又没犯什么事,他怎么会下台?」张婷还有些迷糊。

  「嗤,黄伟民没犯事,只要势单力薄了想搞他没事也能找出事来,我就想问你,你跟黄伟民有没有真感情?」

  张婷道:「我跟黄伟民完全是被逼的,每次和他那啥我都恶心的要死。」
  管她说的真的假的呢,有这句话就行。

  「我有个计划,得借助你才行,事后保准你能进电视台。」

  张婷答应了,她问我我这么整黄伟民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还没回答,她恍然大悟似的道:「你不会是喜欢陈姐吧?」

  我没回答她,让她做好准备,告诉她说事成之后我会把视频删掉。

  张婷走后,我给省城的老三打了个电话,让他在省城找个漂亮的小姐,来我们这里演出戏,两天我给她三千块钱。

  老三是省城的富二代,在黄道黑道白道都有些关系。

  「操,你小子发财了?舍得找这么贵的小姐,还送到你们小县城去?」老三在电话里道。

  「操,哥哥我有事做,给人挖个坑,记住找个漂亮的,嘴巴要严实。」
  「咱们寝室就属你TM最蔫坏。放心,绝对给你找个嘴巴紧紧的,包你爽爽的,哈哈。」电话里传出一阵淫笑。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